晏清

高三党,有病,看不惯的爱怼所以请别管我。老福特是拿来吃粮和发泄的,所以不建议各位认识我。

如果仅仅是因为没看完魔道才萌的曦澄,我可能都会嫌弃自己吧。
对魔道没兴趣,但大致剧情知道。
爱曦澄,也只是爱他们两个人,和他们两个人在一起的画面,在一起的情感。
再加上最近魔道的事,差不多快对魔道转黑了。
某些脑残粉丝简直比某些追星的脑残粉还恶心。
然而却还是很爱曦澄。
反正也不是官配,或者说,幸好不是官配。
爱他们,与魔道无关。
不服别逼逼自己滚回自己的圈子产粮去,我谢谢您嘞。

最近的混乱足以让我认为魔道脑残粉丝圈大概就是个21世纪的新邪教组织吧。
看个动画片,有魔道。
看个宫斗剧,还是有魔道。
窜天猴一样很有意思是吧。
厌恶。
不是很明白到处刷存在感的意义何在。
也不是很明白为什么会有人那么喜欢一部网络小说。
喜欢到智商都丢了。
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迟早会作死吧。

还能不能愉快的打架了???(下)

突如其来的脑洞(下):
有了上次的教训,我回去苦练,自信现在别说江澄了,和蓝曦臣抗衡也不是没有可能。
上次是我太年轻,定力不够,这次铁定可以了。
再见面时,已经是初冬了。
有了上次的教训,我特地选了个好天气的日子,晴空万里啊。
没有雨,我看你们俩还能作什么妖。
江宗主还没有来,我站在屋檐下,抱着剑静静等待。
不远处传来了脚步声,我笑了笑,抬头正欲拔剑,看见来者却不由得愣住了。
“……蓝宗主?”
蓝宗主礼貌又充满歉意的对我笑道:“抱歉,晚吟身体不适,所以就由我来代劳了。不知少侠……是否介意?”
我挺介意,真的。虽然我现在自信打得过你。
看见蓝曦臣的笑脸就不由得想起上次他看江宗主的样子,真是难受。
算了,我宽宏大量,既然别人都送上门来了,我也不好拒绝嘛,点点头道:“也好,蓝宗主,请。”
要是这一举打败了江湖第一的蓝宗主,我也就不用去找第二三四五了。
正要拔剑,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
“蓝曦臣!!!”
……
熟悉的场景,熟悉的(gou liang)味道。
宽宏大量的我累了。
蓝宗主温和又无奈的冲我笑了笑,道:“抱歉,请稍等一下。”便转过身去。
……
我tmd真是忍够了!拔出剑正要开打,突然被江宗主的跑姿给吸引了。
他一手扶着腰,跑起来看着有几分好笑。我耍了耍剑,算了,偷袭不好。
我才不会说我感受到了江宗主的死亡凝视。
等等……
我看着蓝宗主迎了上去,猛然想起了什么……
死给,扶腰……
………………
我当初到底是被哪头驴踢了要去看那龙阳小说……
有冬风吹来,我穿的很厚,我不冷。
我看着江宗主靠着蓝宗主,看起来有几分愠怒:“蓝曦臣,那是我的对手!”
“我知道啊,可是晚吟向来不喜食言,你如今身体又这样,还是我来代劳吧。”蓝曦臣轻轻解开自己的斗篷,把江宗主框进自己怀里,笑着看他道:“外面冷,快回去吧。”
我静静的看着他俩。拜托两位,我这一个大活人站着呢。
“还不是因为你!”我看见那江宗主有些脸红,推了推蓝宗主。
“可是到现在我都忍了一周了啊……”蓝宗主的语气有几分委屈。
等等,一……周????
我好像又抓住了什么重点???
哇我想自戳双耳。
不知道两人叽叽咕咕说了多久,终于还是江宗主拿了剑朝我走来,冲我道:“喂!开始吧!”
“妈的!”我把剑往雪地里猛的一捅,吼道:“老子不打了!!”
我幽幽地看了他一眼:“你走吧……我显然不是你的对手。”
转身走了一步,我又想起了什么,回头对有些懵的两人道:“不对,是‘你们’。”
我到底是有多想不开要去找这一对拆都拆不开的死给打架。
江湖第一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对手不要是这样的死给。然而据我打听,第二和第四貌似和这俩货一个样。
于是几天后,金子轩一脸懵逼的看着对面的我:“我听说过你,可是没听说你打过江澄和魏无羡了啊?”
我拔剑:“这不重要。”
突然,一个令我猝不及防、措手不及的声音传来:“相公!回来吃午饭了!”
“好嘞!”
……
……剩我一人在风中凌乱。
好了,我大概是傻了,忘了这货有老婆。
原来单身狗到哪都是一个样。
不打了,我要先谈恋爱,男女不论。

还能不能愉快的打架了???(上)

大家好,最近生活终于对英俊的我动手了,实在是憋不住了,想同大家聊聊。
真的是伤人(gou)。
事情是这样的,作为一个想冲进江湖前五的有远大志向的少侠,我在前不久打败了江湖上排名第六的人,于是理所应当的去找第五名的江宗主江澄了。
就是那个基佬紫。
深秋有些冷,我们见面时,天空零星飞起了秋雨。我觉得有些冷,今日出门穿的单薄了些,为了防止受风寒,我还是速战速决的好。
我握着剑,看他冷冰冰的看着我,拱手道:“江宗主,请。”
他点点头,正要拔出剑,突然他身后有人喊道:
“晚吟!”
我看见一个一袭白衣的男人撑着一把紫伞疾步走来。对面的江宗主顿了顿,对我点点头,神色缓和多了:“抱歉,请稍等一下。”
我见那男人步履匆匆,想来是有什么急事,便善解人意的点点头。待那人走近了,我才发现那是江湖排名第一的蓝家宗主蓝曦臣。
哦,我听说了,他和这位江宗主在一起了,成亲的时候还挺轰动的,毕竟我这种大山深处的人都听说了。
细看才发现,他手里还抱着一件披风,我看他走近,然后那把伞的三分之二都偏到了江宗主的头上。
他把伞递给江宗主,十分熟练的把披风披在了江宗主的身上。这个过程中,江宗主打着伞,伞又有三分之二在蓝宗主的头上。
我……???这个画风好像和我想的有点不太一样???
然后就听见了他们的对话:
“蓝曦臣!你来干嘛?!我不是说了我要和人打架吗?”我听见江宗主带着几分怒气,但是我真的没觉得他生气了。
跟刚刚看我的气势完全不一样好吗。
“抱歉,晚吟。我看见外面下雨了,想起你出门时有些匆忙,也没多添一件外衣,就给你送来了。”蓝宗主帮他系好了披风,顺手擦了擦他脸上的小雨珠,温和的笑道:“而且,我也确实挺担心晚吟受伤啊。我听说这位少侠功夫了得……”
突然觉得善解人意的自己就像是个傻逼。
“难不成你觉得我打不过他?”我听见江宗主傲气道,一面又看他把伞塞给蓝宗主,推他道:“你快回去吧,穿这么薄就跑出来,你的智商是被狗吃了吗?”说罢就转过身面对着我,当然他没看我。
我看见蓝宗主傻子似的笑笑,伞还是在江宗主头顶。
我:……
哦,雨下的有些大了,冷冷的冰雨在脸上胡乱的拍。
然后他们把目光都转向了我。
我的内心:好了聊了这么久了能不能动手了我tm的有些冷。
江宗主正要开口,不料被蓝宗主一脸关怀的看着我,抢先道:“这位少侠,下雨了,不如先去屋檐下避避吧?这样容易受风寒的。”
我:……“我不冷……啊欠!”
……
蓝宗主见我这模样,伸手搂了搂披着看起来就很温暖的披风的江宗主,看着他道:“晚吟,我看这位少侠受了风寒,你现在同他打,难免有些胜之不武。不如他日再来?”
江宗主看向我。
我内心吼道:谁说我就一定会输了??!然而不可控因素让我没有开口。
我看见蓝宗主缓缓的牵起了江宗主的手,和善的看着我。
我就看着那两只手,内心突然有些莫名的心酸。
我是谁我在哪我觉得我应该先找个地方躲个雨。
“不如,少侠先去莲花坞避避雨?”
“不用了,日后再约吧。”我沧桑的看了他们一眼,转身走了。
身后还传来声音:
“晚吟,我学着阿姐的菜谱做了汤,我们快回去吧,趁热尝尝。”
“哼,肯定没有阿姐做的好喝。”
“是是是,”我听见蓝宗主笑道:“慢慢来嘛。而且我看以前做的晚吟也爱喝啊。”
“谁爱喝了?!我只是不浪费!”
“好好好……”
呵。
死给。
妈的死给。
啊欠!

曦澄的手书出来了,我吹爆各位太太!!!!他们那么好!!!
刷了n遍后,我该滚去复习了……

还是高估自己了。还是困顿疲惫。

我没有用,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对不起让你这么失望,对不起对不起。
是不是我死了你就会好过一些。
反正我也不好过了。

我就再哭这么一次,
下一次哭,又要隔很久了吧。
他说的没错,我是一个特别特别没用的人。
一点点用都没有。
一点点都没有。
哪怕一点点啊。
就一点点。

发完继续默默吃粮。ooc严重,蓝大应该是醉了。
新年快乐啊大家。反正这坑我出不去了所以无所畏惧。
江澄:蓝曦臣你信不信我放狗咬你。
感谢@微子星 提供的图片。

有病

其实我没有病吧,但总是希望自己有病,所以才会觉得自己有病。
但愿如此。
有病真好,这样我就能为自己的所有莫名其妙的情绪和行为找到一个无可挑剔的理由了。
真好啊。